南京城北游老山
發表時間:2020-03-10   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

生態老山 刁愛國 攝

  百里老山連綿起伏,有大小山峰近百座,山巒延綿到蘇皖兩省三縣的交界處。從揚子江隧道出來,車子拐進起起伏伏的山路,這是連通老山森林公園和珍珠泉兩大景區的十里景觀大道——珍七路,道路蜿蜒曲折,高低起伏。打開車窗慢慢行駛,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,山林郁郁蔥蔥,仿佛置身畫中。從車窗向外望去,兩邊樹木幾乎要把汽車完全淹沒,車不像是走山路,倒像是在綠色大海中穿行。

  在我的印象中,老山一直是青與綠的交融之地,古老的山脈,蒼勁的古樹,蜿蜒的泉水。翻閱資料,老山系淮陽山脈余脈,東西長35公里,南北寬15公里,森林覆蓋率超過90%,空氣中負氧離子含量豐富,素有“南京綠肺、江北綠心”之美譽。之所以稱之為“老山”,大概是因其山峰形成的年代較為久遠。據考證,老山的山脈,最早形成于震旦紀。

  老山距離長江咫尺之遙,隨便從哪個角度都能一眼望到江水。“長江春水綠堪染,蓮葉出水大如錢。江頭橘樹君自種,那不長系木蘭船。”這首讓人回味無窮的《春別曲》為唐代大詩人張籍所作。張籍生于距老山不遠的長江邊上,我猜想著張籍一生在外游歷,回到家鄉,走過老山,行至長江,觀賞著遍野的春色,遙望長江之水從西天浩蕩而來,又在腳下折轉回旋,一路卷沙攜石奔向東去,無限感慨,心里埋下了這首詩,作出這千古名句。

  陽光照耀著青山綠林,遠處老樹伸出的枝條掉落下來,偶爾一兩滴露水也跟隨著落下,整個世界像剛剛被洗滌過。沿著吳家洼臺階慢慢向山頂攀登,往上層層疊疊的樹木錯落有致,被歲月碾落的枝杈橫亙在兩側。會當凌絕頂,越往上走,一覽眾山小的感受由心而生。俯瞰山下的象山湖,如一面明鏡落于山間,清澈無波。四周響起此起彼伏的鳥叫聲。不經意間,春天的氣息徐徐從老山深處絲絲縷縷彌散出來,回頭看,江水深沉地呼吸著,緩緩地舒展在眼前。在這里,似乎沒有分與秒的概念,只有季節之分、百年之說。寄情于這山水之間,我頓時有了“蝶衣曬粉花枝舞,蛛網添絲屋角晴”的山水情懷。

  六朝人說春從何處來,拂水復驚梅。明代王陽明把尋春的心境寫成詩“十里湖光放小舟,慢尋春事及西疇。江鷗意到忽飛去,野老情深只自留。日暮草香含雨氣,九峰晴色散溪流。吾儕是處皆行樂,何必蘭亭說舊游。”循著野菜的味道,狗吠突起的村莊和詩歌的遠方,繼續往老山深處走去。

  我們踱步到山腳下不老村,這里曾窮得連水電和道路都沒有,如今被打造為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。村子南北皆山,水網星羅棋布,中部細長凹地為一山間谷地,傳說很久以前,玉皇大帝感念于老山腳下一對戀人的愛情,于是設法讓老樹不老、泉水不竭,居住在這里的人長壽不老,愛情不老。村里人說,凡是看過不老樹、飲過不老泉的人都會延年益壽、幸福美滿,“不老村”也由此得名。

  日落時分,天地間交織著一片碧綠和橘紅。白天游人如織的景點,這時逐漸歸于平靜。習慣了鋼筋水泥的城市生活,走進鄉村,就如突然闖入一個奇異世界,無端想起王昌齡的詩:“斜抱云和深見月,朦朧樹色隱昭陽”。遠望青山巍巍,近聞流水淙淙。房子、樹木和我們的影子,相互交織,不停閃爍。(侯利旺)

原文鏈接:http://paper.people.com.cn/rmrbhwb/html/2020-03/04/content_1974381.htm

責任編輯:常辰
Copyright ©2009 www.bjwmb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備案序號:京ICP備10031449號
主辦單位:首都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  運行管理:首都文明網工作組
E-Mail:webmaster@bjwmb.gov.cn Telephone number:63087568
ag8.com亚游 - 亚游电竞app下载